新視野頻道
  資 訊 新 視 野 技術資源 文獻中心 數 據 庫 職場動態 商貿平臺 博客·論壇  
訪 談 | 時尚前沿 | 品牌縱橫 | 企業管理 | 多 棱 鏡 | 環球視野 | 樓飾·家居 | 圖片欣賞
    您現在位于: 首頁 → 訪談
李遊宇談陶瓷柴燒藝術節:陶瓷需要回歸文化,回歸手工
打印本稿
  “上海國際陶瓷柴燒藝術展”在上海中心大廈寶庫藝術中心開幕,呈現了百余件國內外陶藝家的柴燒作品,一站式呈現陶瓷柴燒藝術的歷史脈絡和現代發展。
  作為此次藝術節的發起者與專家評委,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上海視覺藝術學院時尚設計學院副院長李遊宇教授在接受澎湃新聞對話時表示,上海國際陶瓷柴燒藝術節影響力逐屆攀升 ,當初之所以策劃藝術節,也是看到陶瓷需要回歸到中國文化,回歸到手工,回歸藝術。陶瓷業沒有傳承就不能延續,沒有創新就不能發展。”

  澎湃新聞:柴燒是一種古老的技藝,上海國際陶瓷柴燒藝術節今年已經是第三屆了,您是主要發起者與策劃者,當時為什么要辦這樣一個藝術節?緣起是什么?

  李遊宇:先說一個簡單的背景,因為整個中國是陶瓷的故鄉,中國的陶瓷影響到了全世界,每一個民族都有自己的陶,包括日本、英國、美國,美國印第安的陶也是很有名的,唯獨瓷是中國人發明的,中國瓷文化又影響到全世界。比如說300年以前傳到了歐洲,400年前傳到了日本,它影響了全世界。中國的文化一直沒有斷線,但是有斷層,中國的文化——比如說我們講五千年文明,其實有的動遷了,有的改造了,有的是仿建,所以有時看到的是偽文物、假文物,后來人修復的居多,比如三大名樓之一黃鶴樓,進去都是電梯的。以小見大,這怎么把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繼承下來,所以我們需要呼喚。

  所以當時我們想從中國的陶瓷從源頭開始,因為中國的陶瓷以前全部是柴燒的,進入到工業社會以后,比如說現在燒陶瓷根本不用木材了,用煤,用電,用氣,當然很方便,適合批量生產,解決了老百姓基本的日常用瓷。但后工業時代我們產品嚴重過剩,中國的陶瓷75%都是中國人生產的,但卻都是低端的,批量生產的,缺少文化含量的,我們就需要把陶瓷需要回歸到中國文化,需要回歸到手工,回歸到有藝術的感覺,所以我們提倡了從柴燒這個源頭,這個抓手是最合適,最有影響力的。

  而且反過來我們在國外,在日本、韓國、美國、歐洲,他們一直在堅守這個陣地,像日本堅持了四百多年,美國有一千多個柴燒藝術家,韓國也是。恰恰是我們這個陶的大國,反而在柴燒太欠缺了。

  澎湃新聞:中國之前的一些柴燒窯目前存留的好象也不多,像你們這次去的宜興丁蜀鎮前墅龍窯就是不多的柴窯吧?

  李遊宇:改革開放以后,隨著文化的打造開始恢復,本來我們是在世界上遙遙領先了,因為我們恢復與重視比較晚,尤其之前把大量的柴窯扒掉了,非常可惜,就像一些城市把歷史建筑與老房子拆掉一樣,前墅龍窯當時在宜興是唯一保護下來的,因為當時老百姓說我要吃飯啊,不讓拆,現在變成一個寶貝了。我們從前建的窯,與后來新建的是不一樣的,所以這應該是搶救性的,這是一個概念,我們希望回歸藝術的本質與手工,恢復中國陶瓷業的本質,就是當時辦柴燒的一個基本出發點。

  另外就是這個柴燒,是全世界藝術家參與的,包括陶瓷藝術家,包括其它一些藝術家,畫家、雕塑家都參與。參與以后,并不是簡單恢復古代的柴燒工藝、現象,而且是重新通過現代藝術的演繹,重新來燒。以前我們燒的大部分都是生活必需品,現在我們燒的是柴燒作品。從柴燒的工藝,釉色、燒成方法,前天中午我們在宜興開了一個研討會,來自國外的藝術家和宜興的藝術家做了一個對接,對柴燒的藝術效果談得非常深入。每一個人有每個人的燒成方法,像古代原始方法就是用木材燒,燒熟了能用就行。現在不是了,現在是要重新演繹,包括它的溫度,包括爐灰產生釉的效果,窯變的效果,有的會有很奇妙的感覺出來。

  澎湃新聞:其實古代和現代關于柴燒的觀念也不一樣了。

  李遊宇:對,這是我講的技法上的改革。還有觀念的改革,用藝術家的思維方式,殊途同歸,最后呈現的是一個完整的能夠具有形式感的、具有當代意識的藝術品,那就不是原來的老匠人簡單燒一個沙鍋,燒一個水缸——完全不是那種概念。比如我們這次展覽的作品,應該說門類很多,尤其最近在全國美展陶瓷方面產生了很大的爭議,爭議非常之大,在景德鎮可以說是地震式的一種爭議。(景德鎮陶瓷大學退休教授鐘蓮生針對全國美展的陶瓷作品寫了《給中國陶瓷界的一封公開信》,因為看到這次全國美展陶瓷展上出現的令人心痛的現象一一西方舶來品陶藝一家獨大,而真正能代表中國和景德鎮的陶瓷繪畫和陶瓷裝飾設計卻幾乎不見。)

  爭議在哪兒呢,就陶瓷而言,組織者的門檻就全是當代的與別人看不懂的,而把真正的傳統的丟了。那么景德鎮這些老藝術家,包括幾個協會、學派都強烈反對,中國的傳統你不能丟啊,文化的發展離開了根基怎么行?!但就上海國際陶瓷柴燒藝術節而言,我們不是那樣的,我們照顧得非常全面,有傳統的,有當代的,還有非常傳統的。比如這次得一等獎的就是宜興的紫砂茶壺,用柴燒的,表面做得非常好,獲得了一等獎。還有一個是西班牙的陶瓷家,把蛋殼一層一層的雕起來,技藝非常高超,這個藝術家是花了多少年的功夫在研究這個,而且把它變成一個很完整很感人的藝術作品,上海國際陶瓷柴燒藝術節把傳統的和現當代的完全結合,把純粹藝術品的和實用性結合,我們是希望同步發展。

  藝術涵蓋的面很廣,如果完全按照西方的作品搬過來,其實還沒有吃透,而且那是排斥傳統的,這是不對的!當然如果僵化于傳統、緊抱著傳統死不放也是不對的。我們對此一直也在討論,那就是我們要根植在傳統的基礎之上,然后往前一定要跨越,不能離開傳統,就像吳冠中先生講的“風箏不斷線”,你飛得很高,但線還得接地氣。

  澎湃新聞:陶瓷業也應當是“風箏不斷線”。

  李遊宇:是這樣,而且陶瓷文化是中國非常主流的文化之一,第一,中國的國名在英文中與“瓷器”同名,而且中國的瓷器文化從發源開始,一直到現在還真是沒有斷線,這是世界上沒有的。雖然有斷層,我們可以把它續起來,而且中國的陶瓷主流到什么程度——那是世界語言,中國陶瓷是世界語言,中國的陶瓷賣成天價,那不是中國人賣的,中國人后來是跟風,那是國際上的拍賣行公認的,比如元青花瓷,宋瓷,在拍賣場創紀錄的都是中國的古代瓷器,這是世界公認的。中國的書畫價值都很高,但就書畫而言老外大多看不懂,但是瓷器文化的接受度更廣,為什么這樣呢?它更接地氣。因為陶瓷文化,一是和人民的生活相連接的,比如說我們現在用的瓷器,喝茶、吃飯的,全瓷器,它是一個社會很普及的,跟人們生活很接地氣的,再反回來說,我們有很多的國民說不懂這個文化,失去了這個文化教育,這幾十年缺少陶瓷文化的推廣和教育,反過來在美國、日本、臺灣,六十年代在陶瓷文化的推廣和教育,從小學到高中那是必修課,這幾代人他們懂陶瓷文化,恰恰我們陶瓷母國的國民在這方面有欠缺,所以我們要推廣。

  澎湃新聞:審美的斷層也是一個原因,對陶瓷的審美也有很多的偏差,當下缺少審美、俗氣的瓷器還是居多。

  李遊宇:對,說到柴燒的美,帶有一種返璞歸真的美,里面還有禪意,把中國東方的美學集中表現出來。我們不單喜歡光鮮亮麗的東西,現代設計當然很好,也是符合人們現在的需要,但說到東方美學,那種高的審美情趣,我們更應該推廣,這是中國的文化,中國的審美,我們的審美需要普及,需要推廣。比如說我經常在外面,很多人請我做交流講座,對于什么叫陶?什么叫瓷?很多人一無所知,答不出來。其實陶和瓷是有本質區別的,陶,我們講有幾千年、甚至上萬年的歷史。但瓷是中國人發明的,陶和瓷什么不同呢?一個是初級階段,一個是高級階段,而且中國人在陶的發展過程中,把瓷率先推出來了,兩千年以前就推出來了,不同的是,陶它沒有燒全,瓷是充分的瓷化,燒全了,把陶提到一個新的階段,當時是高科技,那是了不起的。而且我們領先國外1700年,從東漢時期到現在,300年以前歐洲才把我們的瓷器學會,日本400年前才學會,在1600年以前他們還是用陶,這是很超前的。

  澎湃新聞:問題在于,就像您之前講的,在當下,怎樣可以讓中國的陶瓷重新影響世界。因為過去雖然是領先,但這百年來還是有不少欠缺的。

  李遊宇:我們現在講文化自信,談到中國的陶瓷,要全世界都了解中國的陶瓷,你憑什么不自信啊,應該非常自信。而且我們社會的發展,真正打拼的最后還是文化,核心的還是文化層面。

  澎湃新聞:就是技和道的話題,在注重工匠精神的基礎上,你的意思或許還是更多的從文化著手,或者說要上升到道的層面。

  李遊宇:對,當然我們提倡手工,提倡工匠精神,工匠精神我們又把它上升到一個道的境界,什么叫道?就是你到了一定的水平,需要重新研究,需要重新找到方向,這個就到達道的境界。比如普通的基層,那是一個初級階段,中國文化其實真的是厲害的,很多到了道的境界,只是有的失傳了。

  澎湃新聞:對,尤其是文化上的審美。

  李遊宇:對,文化審美是到了一個高的境界,高到什么程度,心領神會,還很難用言傳,比如我們的佛教、禪宗,你很難用語言表達很清楚。包括我們談談,什么叫文化,什么叫藝術,很難有人一下子說得清楚。那么就是悟,包括我們很多的手工培訓要去悟,我們也提倡我們的手工,不光是手工藝文化,包括我們各行各業都要提到這個,那我們的文化才是真正有厚度的。我想我們還是從陶瓷開始,它會延展開來,延展到各行各業,首先是比較近鄰的手工業,在其實整個藝術。

  澎湃新聞:回到這次柴燒藝術節的創作上,這次您一些作品或者你印象深的作品能介紹一下嗎?

  李遊宇:我這次在宜興創作了兩件,燒得有點不太理想,不過不影響展覽效果。

  澎湃新聞:柴燒還是有偶然性的,有點像中國的文人寫意畫,有時候狀態是不可預知的。

  李遊宇:我們搞陶瓷的人,一輩子追求把偶然變成必然性。我這么多年來一直在研究漢光瓷工藝和創作,但是我認為無論是漢光瓷,還是柴燒,是一個指導思想,一個理念。比如說我在早期做過很多陶的東西,包括宜興我非常熟,把漢光瓷換成陶,只是材料換了一下,其實我創作手法是一樣的,我只不過把釉下彩換成了雕塑,變成了陶藝,手法是一樣的。應該說我在創作的時候,有時候不加思索就把它做出來了,我在宜興做得很大,就是搭著泥板,用傳統手法粘起來的,空心的,一氣呵成。我想陶瓷里面,它的工藝,它的理念,我覺得推廣的關鍵是理念。我們對傳統一定要吃透,比如傳統的呈現方法,它的工藝配方都是傳統的,呈現方法只是我用這個方法,用那個方法,理念決定了你這個作品到什么樣的氛圍。

  澎湃新聞:也就是道的層面決定了你作品的本質。

  李遊宇:所以我們很多人搞了一輩子藝術,或者做了一輩子工匠,他這個問題沒解決,理念問題沒解決。只是說師傅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能超越雷池一步,因為他沒有這個底氣,或者沒有這個知識結構。所以我們整個在文化產業推廣過程中,我很強調的是教育,是傳承。

  澎湃新聞:包括這次上海視覺藝術學院,你們在陶瓷專業的教育中也一直注重傳承吧。

  李遊宇:我們有陶瓷專業,工藝美術專業都有。我們這個專業已經是一流專業了,我們的陶瓷專業是可以與清華PK的,清華陶瓷專業的學科帶頭人是我同學,是我師弟。 上海國際陶瓷柴燒藝術節的舉辦,我們希望使柴燒這門古老的藝術在立足于中國傳統的基礎之上,以現代陶藝教育為出發點,吸收、融入世界各國的陶瓷文化,探索出新的發展方向。

  澎湃新聞:這次也有很多國外藝術家參加,與他們交流,你覺得中國傳統的柴燒技藝,或者說中國文化如何影響他們?在當下,中外藝術家交流效果如何?

  李遊宇:為什么要辦國際柴燒藝術節,這是希望相互影響,因為每一個國家,每一個藝術家都有他的長處,也有他的不足,這種融合,尤其在宜興,談得非常深入。因為來了十幾個國家,日本和韓國都是統稱為東方藝術,但我們更重視跟西方藝術的對接,比如美國的,西班牙、法國、前蘇聯,克羅地亞這幾個國家,你別看這幾個國家,水平很高,尤其這次拿了一等獎的,西班雅的,水平很高。因為這個藝術傳承了一個民族的精神,不管是傳統的,還是當代的,我們強調他一定要根植在傳統民族的基本之上,表現形式可以多樣化。

  那么這樣比如說從陶瓷,尤其是在柴燒的技法上,比如韓國、日本和中國臺灣地區是走在很前面的,反過來歐洲、美國他們也不落后,他們有各自的特長,所以他呈現的是各自的面貌。我們講看藝術品視覺會疲勞,都一樣的,同質化的,這樣看起來每個都不一樣,給人看到有點振奮,這個東西很有個性,藝術如果沒有個性,沒有特點,那就不叫藝術了,藝術一定是有自己的特色,有原創的,我們講藝術叫創造,科學叫發現,科學是發現自然的規律,藝術一定是創造,你想,想完以后把這種理念用藝術形式表現出來,藝術和科學也有很多共同的地方。所以我們把柴燒這個古老的藝術變成一個當代的,現代的,當今的這么個藝術形式表現,我覺得它有很強大的生命力。

  立足于前兩屆柴燒藝術節的成果斐然、影響力逐屆攀升的基礎之上,本次上海國際陶瓷柴燒藝術節的涵蓋面更廣、包容性更強,規模也隨之更大,來自世界各地的資深陶藝專家、學者們,不以山海為遠,同中國的藝術家一道,用不同的民族藝術語言、各自獨特的藝術風格,在藝術節的平臺上彼此交流,效果是明顯的。

  澎湃新聞:前年你們是與吉州窯合作,今年是跟宜興合作,今后你們是不是每年都要與不同的陶瓷業地區合作?

  李遊宇:吉州窯在宋代很有名,宜興的陶藝特色應該從明代開始,宜興的茶壺,尤其現在推廣茶文化,我們推廣了四十年,炒了四十年,我覺得我們要重新認識茶的文化和沏茶的本質,我不主張把茶壺炒到人家不敢用了,不敢拿,變成一個不能用的東西。茶壺就是喝茶的,再貴的茶壺也是喝茶的,貴在什么地方?不是人為炒出來,是它真正能喝茶,從功能上、材質上有美感。 我們是想要推動整個中國陶瓷業的發展,我們每一屆選一個產區,每個產區都有它的特點,一個產區也需要推廣,也需要人們更多的認識。

  10月20日,“第三屆上海國際柴燒藝術節中外藝術家作品展”在上海中心寶庫藝術中心琺瑯廳對外正式展出。此次展覽作為第三屆上海國際陶瓷柴燒藝術節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由中國工藝美術協會、中國工藝美術學會作為指導單位,上海藝術節作為主管單位,由上海視覺藝術學院、上海中國陶瓷藝術家協會、宜興市丁蜀鎮人民政府和宜興陶瓷行業協會主辦,上海視覺藝術學院時尚設計學院、宜興市丁蜀鎮人民政府、上海寶庫藝術中心和隨軒藝術中心聯合承辦,并得到清華大學等40余所國內外高校和陶瓷研究所的學術支持。

  經過十一位專家評委的評審,最終產生了一等獎三名:RAFAEL PEREZ(西班牙)《No TITLE n:1》、孫金立(中國)《瓜田拾趣》、李保恩(中國)《被俘的動物》;二等獎五名:Ole Morten Rokvam(挪威)《No. 4216.18》、張彥(中國)《土的時間》、鄧榕深(中國)《堅韌前行》、羽石修二(日本)《窯變筒花器》、范澤峰(中國)《金瓜》;三等獎十名:張濤(中國)《共生》、楊建超(中國)《秋系列》、安田裕康(日本)《緋六角大皿》、孫波(中國)《寂》、張鑫瑞(中國)《圓立說》、黃萍(中國)《期盼》、Jasmina Pejcic(塞爾維亞)《Layers 2》、RAPHAEL MEYER(法國)《Platter》、吳立笑(中國)《生命的真實》、黃學存(中國)《心跡》;以及匠心傳承獎二十名。

  當日下午,在上海視覺藝術學院圖文信息中心會議室,還進行了“第三屆上海國際柴燒藝術家學術論壇”,中國美術學院副院長、博士生導師杭間教授,中國藝術學院創作院院長、景德鎮陶瓷大學博士生導師朱樂耕教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陶藝學會名譽主席雅克· 考夫曼先生,國際陶藝協會理事周光真先生,韓國圓光大學博士生導師鄭東勛教授,美國紐約州立大學陶瓷藝術系主任、上海視覺藝術學院簽約專家馬克教授,中國臺灣柴燒藝術家呂嘉靖先生,德國陶瓷藝術家Marcus Boehm先生,挪威陶瓷藝術家Linda Lid女士做了演講及藝術分享。

  柴燒不僅僅是智慧的祖先發現的一種工藝,更是一種獨特的文化形態。上海國際陶瓷柴燒藝術節的舉辦,是世界性的專業化的陶瓷柴燒藝術節,這是一場集文化、學術、藝術、社交等功能于一身的柴燒峰會。柴燒藝術節在立足中國傳統工藝的同時,以現代陶藝教育為出發點,吸收、融入世界各國的陶瓷文化,探索陶瓷柴燒的發展方向,推動中國傳統文化和國際文化的對話與交融,同時積極推動了整個陶瓷行業對于傳統陶瓷文化的傳承與發展。

  利大學教授、克羅地亞陶瓷協會創始人丹妮拉·皮庫利揚說:“大自然是我最大的靈感來源,那里面蘊藏著我想要的所有的有機形狀,在我的雕塑作品中,我也加入了一些空洞的東西來形容缺席的感覺。”參展藝術家張彥表示,在作品把不同的造型結合到一起,這本身也是對這個傳統與現代結合的那一個嘗試。

  柴燒不僅僅是先民們發明的一項工藝成果,更是一種獨特的文化形態。柴窯燒陶時,完全燃燒的灰燼極輕,隨著熱氣流飄散,當溫度高達1200℃(依柴種類而有所不同)以上時木灰開始溶融,木灰中的鐵與陶坯中的鐵則使形成的釉呈現不同的色彩變化這種方式形成的釉被稱為“自然落灰釉”。燒窯的木柴材質不同、坯體表面在窯內的位置不同、坯體受熱的溫度差異不同,火痕和落灰會呈現各異,這恰是柴燒作品渾然天成的美感所在。

  上海視覺藝術學院和寶庫文化希望通過本屆上海國際柴燒藝術節的舉辦,為原創、創新的柴燒作品的集中展示, 搭建起一個學校與社會交流平臺;也希望借此契機,發揮寶庫文化的市場優勢和學校的學術優勢,為日后雙方在科研項目上的深度合作和人才戰略的培養方面打下良好基礎。

  澎湃新聞

瀏覽人數:172  | 關閉窗口|

會員升級 | 網站廣告 | 訪客留言 | 網站地圖 | 校友總會 | 設為首頁 | 關于我們 | 本網訊

Copyright © 2007-2008 陶瓷信息資源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全國陶瓷文獻信息中心  承辦:景德鎮陶瓷學院科技信息服務部
地址:江西省景德鎮陶瓷學院(新廠校區)圖書館一樓 郵編:333001
電話:0798-8499727 傳真:0798-8498744 郵箱:[email protected]
備案編號贛ICP備07000744號

内蒙古快3开奖跨度